Scallywag, 裝瓶廠的當家狗狗 [威士忌推薦] . [調和威士忌] . [Douglas Laing & Co.] . [蘇格蘭威士忌]

居家防疫期間很開心收到Douglas Laing & Co.暖心的小禮物,是常在威士忌社團裡看到同好分享的狗狗酒標。

Douglas Laing & Co.是1948年成立於蘇格蘭Glasgow的獨立裝瓶廠(IB, Independent Bottler)。除了Single Cask原酒之外,Douglas Laing最為人所知的大概是其入門的產品線"Remarkable Regional Malts",此系列以蘇格蘭六大威士忌產區作為分野,以調和的形式製作出具各產區風土特色的調和麥芽威士忌:

  • Timorous Beasties ➤ Highland
  • Scallywag ➤ Speyside
  • Big Peat ➤ Islay
  • Rock Island ➤ Island
  • The Epicurean ➤ Lowland
  • The Gauldrons ➤ Campbeltown

今天收到的這支Scallywag來自詩貝區,裡頭調和了Macallan、Mortlach和Glenrothes等頂尖蒸餾廠的麥芽威士忌,以雪莉桶作為主旋律,並勾兌少量first-fill波本桶加以平衡,應是香甜可期之餘亦有著辛香料調性帶來的複雜度。未施冷凝過濾使得裝瓶濃度設定在46%,亦沒有使用焦糖調色,酒色並不算太深。

Scallywag在字面上是淘氣鬼的意思,這個淘氣鬼就是酒標上戴著單片鏡的復古英紳風格獵狐梗,是Douglas Laing的當家店狗Cooper。據說之所以將這支酒命名為Scallywag,正是因為狗狗的靈動可愛,像極了這支詩貝區威士忌所要呈現的性格。

Tasting Notes

首先聞香,是內斂害羞的清淡香氣,輕柔的甜感以及淡淡的花香,不張揚的調和性格。入口亦是如此,溫順不刺激的口感,出乎意料的是這支酒本身似乎不以雪莉桶甜美的葡萄調性作為主軸,其香氣一閃而過、著墨甚淺,更多的畫面反而放在了由辛香料、黑巧克力等所營造出的complexity。以調和而言,尾韻的延展是非常豐富的,凝聚出明晰而悅人的可可亞、辛香料調性,伴隨著自始而終的甜感與蜜香,以及源自葡萄酒或波本桶的單寧與木質調,十分有致。

若考量市價,CP值或許不是第一位,但確如酒標上的毛小孩一般親切可愛。

Berry Bros. & Rudd The Classic Range Sherry Cask Matured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入門BBR的最佳捷徑 [威士忌推薦] . [調和威士忌] . [貝瑞兄弟] . [雪莉桶]

Berry Bros. & Rudd(BBR)是英國最古老的葡萄酒、烈酒貿易商。1698年,一位名為Bounre的寡婦在倫敦St. James’s Street No.3上創立了一間小商鋪,販售咖啡、茶葉、菸草與香料等物,現今BBR仍在此址運營,木質黑漆的店面儼然成為BBR最具代表性的標誌。在Berry和Rudd兩大家族加入經營後,將原先經營的紅酒生意也帶進了BBR,數百年來已茁長為聲譽卓著的酒商,營業據點遍及英國、香港、日本與新加坡。

BBR素有皇室御用酒商之名,18世紀時成為英王喬治三世指定的酒類供應商,更於近代得到伊麗莎白女王與查爾斯王子的Royal Warrants of Appointment,因此酒標上押著尊貴的皇家徽幟。

酒標上兩位人物:掌握BBR調和藝術的採購總監Doug McIvor與擔綱品牌大使的紅襪紳士Ronnie Cox。

2018年BBR推出四款以產區及風味設定作為出發點的The Classic Range系列調和威士忌:

  • Speyside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 Islay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 Sherry Cask Matured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 Peated Cask Matured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裝瓶濃度皆設定在44.2%,定價是友善的32歐元,千元內的入手價是最容易一親BBR芳澤的入門磚。

而提起BBR在威士忌領域的軌跡,不得不說到於1923年發行的Cutty Sark調和威士忌,其問世以來幾十年間取得的商業成功為BBR收割了一筆頗豐的利潤。Cutty Sark是60年代最為暢銷的蘇格蘭威士忌,逼得Dewar’s與Chivas這些19世紀便已問世的老前輩們猛打廣告,採取更積極的營銷方式。

想當年我還是個青澀高校生時,看著村上春樹筆下的人物,在深夜的廚房裡獨自飲下一杯杯Cutty Sark,嚮往之情不禁油然心生,那幾乎是我認識的第一款威士忌,當時Cutty Sark好似在我心中的一口深井裏投下了一顆小石子,也許是因為這個機緣,才有了往後的陣陣漣漪。然而隨著時間推移,開始飲威,也具備一些品飲經驗後,第一次喝到這墨綠瓶身、鮮黃酒標的Cutty Sark,才發現他不是我的菜,香氣極淡而幾無桶味,就像夏日午後的雨水蒸發在柏油路上那樣,沒在腦海中留下什麼印象。數年過去了,當年買的那支Cutty Sark還待在酒架上,積了層厚厚的灰。

據信Cutty Sark使用的基酒主要來自Glenrothes,這間蒸餾廠原為Edrington集團持有,近年在雪莉桶方面大放異彩。2010年迎來了一場有趣的「交換」,BBR將Cutty Sark售予Edrington集團,並自手中買下了Glenrothes,但蒸餾廠的運營仍由Edrington集團負責,直到2017年BBR才又將Glenrothes賣回了Edrington,而Edrington則於2018年將Cutty Sark售予法國La Martiniquaise集團。短短十年間威士忌市場的轉變,從高端單一麥芽威士忌市場的大幅成長,到調和品牌的式微,一切似乎都在這洗牌儀式中無聲地進行著。

Tasting Notes

查找資料時被我找到Ronnie Cox親自錄製的品飲簡介,由於影片設有年齡限制,請點開至Youtube觀看。

嗅聞有著甘草的甜感、雪莉桶標準的葡萄乾氣味,具有甘蔗的香氣,這點與Cutty Sark與我的印象高度重疊,儘管後者桶齡相當短,因此氣味不豐滿,卻有著清晰而特殊的蔗香。杯緣下端是鳳梨乾與甜橙乾這一類乾燥水果的香氣,以及香蕉水的味道,末尾辛香料圍繞,甜感浮現。口感較一般調和威士忌厚實,酒精感算不上刺激,典型的雪莉桶風味,尾韻複雜的辛香料,算是悠長,最後在口中留下舒服的葡萄乾與木質調香氣,這點真像是干邑。

在千元出頭的價位帶的雪莉桶調和威士忌之中,作為雪莉桶入門,比起first-filled的Naked Grouse我會更喜歡它,這支BBR更為深邃、更富閱讀性。然而若將領域擴及至single malt,卻似乎有更佳之選,濃郁者如Glenfarclas、Deanston,淡雅者如Tamdhu、Glenrothes,甚至Islay的Bowmore,各有其性情、各有其聲口,較BBR這支「調和」來得意象鮮明,一比起來似乎也不會特別用力推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