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rval, 由即期品談啤酒陳年 [啤酒推薦] . [比利時啤酒] . [修道院啤酒] . [Trappist beer] . [比利時淡愛爾]

不知不覺,蝸居在家的日子已經過了一個月。回想疫情爆發前夕之時至家樂福採辦日糧,那時的量販店內滿是心煌的購物人潮。穿梭在貨架之間,偶然的一個回頭看見了擺在冰櫃角落的幾支Orval,黃色的字卡上寫著三個字:「即期品」,看了看製造日期,於2019年四月裝瓶,算算也兩年多了(雖被列為即期品,但Orval的保存期限是5年),趁著特價索性買下幾支,試試看放了段時間的啤酒,是缺乏新鮮度的衰退滋味,還是風韻猶存的半老徐娘。

關於Orval

近期品飲了數間Trappist brewery的酒款,關於Trappist beer體系以及ITA的相關規範請見https://forgottendreamsweb.com/2021/02/05/leffe-nectar-rituel-9-brune-%e5%95%a4%e9%85%92%e6%8e%a8%e8%96%a6-%e4%bf%ae%e9%81%93%e9%99%a2%e5%95%a4%e9%85%92-%e6%af%94%e5%88%a9%e6%99%82%e5%95%a4%e9%85%92-abbey-beer/一文內的介紹。Orval是ITA成員之一,其啤酒皆具有ATP認證標章,是正統的比利時Trappist beer。

Orval修道院(Abbaye Notre-Dame d’Orval)位於比利時最南端、比鄰盧森堡的Gaume地區,發跡於10世紀,據文獻記載最早在1628年即具有飲用啤酒和葡萄酒的習慣。修道院於法國大革命時遭受波及而遭焚毀,並在1926年得到重建,竣工於二戰結束後的1948年。釀造廠則在稍早的1931年便已投入使用,招募修道院之外的普通人民作為員工,一點一滴地利用販售啤酒的所得作為修道院的重建經費。

在一眾Trappist beer中,Orval是特別的存在。經典的紡錘形酒瓶為修道院的建築師Henri Vaes所設計,自30年代一路伴著Orval走過近百個年頭。有別於修道院啤酒普遍的厚重深濃,Orval採用淡色麥芽和少量焦糖麥芽作為原料,施以英式啤酒常見的Infusion Mashing,再加上特殊品種的酵母(Brettanomyces bruxellensis)以及pale ale上常見的Dry hopping手法,使得Orval在調性上與其他Trappist beer略有不同,但足為一款歷久彌新的經典作品,個人也是非常喜歡這支酒的。

關於啤酒的陳年

某些啤酒如同葡萄酒一般,具有瓶內陳年的潛力,在適當的溫、濕度控制以及無日照的良好貯存條件之下,啤酒的風味將隨著陳年時間而產生變化。

  • Q:為什麼啤酒要陳年呢?
    • A:某些啤酒經過儲放後會發展出複雜的風味,酒精感降低的同時使得品飲口感更加柔和。
  • Q:任何啤酒都是放得越久就越好喝嗎?
    • A:不是的,事實上並非每款啤酒皆具備陳年潛力。啤酒作為一種即飲性的釀造酒,陳年並不是它的出發點,大部分的啤酒經過陳年往往造成風味上的衰退,僅有少部分酒款陳年後會得到正面的風味變化,這樣的啤酒才具有陳年的價值。
  • Q:什麼樣的啤酒適合陳年?
    • A:這是個大哉問,但我認為決定啤酒是否進行陳年還是得回歸個人對風味的主觀喜好。客觀而言,適合陳放的啤酒大多需具備風味上適切的平衡度以及複雜度,帶有較多酒花苦澀的風味以及能與之相衡的強勁酒體,像是深色啤酒如Stout和Darl Strong Ale等類型的酒款普遍認為較具陳年潛質。
  • Q:啤酒放那麼久不會壞掉的原因是什麼?
    • A:除了製程中的滅菌工序以及良好的封裝和保存之外,維持啤酒防腐的一個重要角色是啤酒花(Hops)。啤酒花富含酚類物質,包含單寧、兒茶素和花色素苷等,合稱為酒花多酚,具有顯著的抗氧化能力,能夠避免酒汁遭受氧化。且酒花自身的香氣能夠提高酒體的複雜度,有利於陳年表現,至於酒花的苦味則會在陳年的過程中漸趨消淡。因此,一款啤酒裡所使用的啤酒花除了能夠防腐、維持品質之外,亦是是否適合陳年一個重要因素。

接著就讓我們來看看這支Orval的陳年表現吧,雖然陳放時間並不算很長。

Tasting Notes

酒頭非常高,泡沫稍粗而略黃。嗅聞有著烘焙麥芽以及辛香料如胡椒和丁香等,亦有著一丁點酸感以及鮮明的鐵鏽味。Orval本是風味複雜的酒款,與喝過的印象相比,這支放了兩年的Orval似乎多了一種特殊的中藥材香氣,我首先聯想到的是陳皮與山楂,接續的是如檸檬般的輕柔酸香,再過渡到內斂的苦度,麥芽主題似乎變得較為隱晦。

然而沒有經過A/B test,我也難言其差異究竟多少,就輕鬆看待之吧。如果手邊的酒不急著喝,不妨挑出幾支適宜陳年的深色品項,放上一段時間,靜待歲月的遞嬗會將它轉化為什麼模樣。

Tynt Meadow, 來自英國的傳奇修道院啤酒 [啤酒推薦] . [英國啤酒] . [Trappist Beer]

18世紀末,一批Trappist僧侶隨著法國大革命的壓迫輾轉自法蘭德斯地區跨海漂泊到了倫敦。爾後他們受到了East Lulworth地主Thomas Weld的接待,Thomas Weld是位"Catholic recusant",依舊效忠著天主教庭而抗拒英國國教,在他的扶助下這些Trappist僧侶們在英格蘭南部待到了1817年,隨著波旁復辟(Bourbon Restoration,自1814年拿破崙退位到1830年七月革命發生的這段期間,法國重新回到了波旁王朝的統治之下)而返回法國布列塔尼組建了Melleray修道院。

然而,在那個動盪的時代裡,命運總是無情地作弄著這些虔誠的僧侶們。1830年七月革命爆發,象徵守舊勢力的宗教階級再度變得不受社會歡迎,Melleray的修士、修女們被迫離開布列塔尼,他們輾轉來到了愛爾蘭沃特福德郡(County Waterford),於1833年再次建立了Mount Melleray修道院。站穩腳步後,一小批僧侶再度奉命踏上了英國這片土地,在英格蘭中部的萊斯特郡(Leicestershire)興建了Mount St Bernard,這一年是1835年。

Tynt Meadow一詞源自於Mount St Bernard修道院所在之處的古地名,在Trappist僧侶們尚未來到之前,此地仍是一片蠻荒,他們很快搭建起簡陋的茅舍,是為修道院的前身。現今這支Tynt Meadow啤酒即是為了紀念這段淵源而以此命名,此外也因為St. Bernard已為另一個修道院啤酒品牌所註冊。

時光飛逝,時至今日Trappist教派已在Mount St Bernard修道院延續了百餘年。Trappist派別的修士們恪守著清苦樸實的修行紀律,平時修士們皆行素食,而勞動則是修行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因此他們亦從事務農、畜牧、釀酒等活動,藉由勞動支持修道院的運營。

2014年時英國牛奶市場價格崩盤下跌,而這正是Mount St Bernard修道院彼時最重要的收入來源,為了挽救修道院破產的命運,2017年僧侶們搬遷了院內的食堂、廚房和洗衣房,在騰出來的空間裡建立了袖珍的釀酒廠,並藉著荷、比地區數間修道院所提供的技術支援,於次年七月推出Tynt Meadow啤酒,隨後得到了ITA認證的ATP標章(詳見此文),是英國唯一出產的Trappist beer。

Tynt Meadow旋即在荷比兩國大受歡迎,進而打開知名度,邁向了世界舞台。但由於起自釀造、終至裝瓶等的釀造工作皆由僧侶們親力親為,產能始終追趕不上相對強勁的市場需求,且院方的經營理念以修道院的修行為重,並未側重於規模性投產,是以長期處於缺貨狀況,能在國內喝到這支Tynt Meadow實是彌足珍貴。

酒標設計得格外雅潔,青綠交融的古體字源於12世紀的熙篤會(Cistercian)抄本,幾乎可以說是我所見過最美的酒標。酒體上Tynt Meadow以傳統修道院啤酒作為藍圖,使用英國出產的麥芽與酒花釀造,以此形塑與歐陸修道院啤酒間的區隔。

Tasting Notes

酒頭泡沫緻密,呈黃棕色,嗅聞有著清新的蘋果與柔潤的焦糖香氣。淺輟一小口,先是明確的苦度襲來,入喉之後是桂圓蛋糕般的烘焙麥芽香氣縈繞於唇齒之間。再飲,反覆確認數次,鼻後香氣是鳳梨乾的乾燥水果與麥芽的甘美,甚是喜歡。酒色是深棕色,碳酸感不是很強勁,僅是舌上的微刺,感受得到稍突出的酒精感。

Licher 1854 Kellerbier, 名符其實的液體麵包 [啤酒推薦] . [德式啤酒] . [原漿啤酒]

前陣子看到蓋茲進了Licher的原漿啤酒,便一直想試試這種源自巴伐利亞Franconia地區的拉格啤酒。

關於原漿啤酒 Kellerbier

追溯至中世紀,Kellerbier在德文中有”cellar beer”的意思,指的是啤酒於地窖這樣低溫的環境中發酵和儲放,原意指的是直接於酒窖或桶邊汲飲的飲用方式,而非特定風味類型的啤酒分門,因此Kellerbier間可能彼此風味跨度極大。

與今日普遍的commercial lager不同的是,在製成上這種lager並未經過過濾與高溫滅菌,因此很大程度地保留了酒液中的營養成分和活性酵母,而略顯得白濁,呈現著啤酒原始的口感以及濃郁的麥芽香氣,又有著液體麵包的稱號。

關於Licher

Licher的前身由釀酒師Johann Heinrich Ihring創立於1854年,也是酒標上1854的來由,釀酒廠位於德國境內一座名為Lich的城市。儘管在歷史的長河裏曾幾經整併,但Licher一直都是產量頗為可觀的釀造廠,具有穩定規模的市場份額。

Tasting Notes

酒帽柔細,約一分鐘左右消散,嗅聞起來有著清楚的發酵氣味,亦略帶酸感。酒色是淺琥珀色,略有懸濁。入口時緻密的氣泡感包覆著口腔,十分不錯的口感,品飲溫度稍高,第一時間品嚐到的是麥芽主題,口中頓時為烤麵包、麥仔茶的氣味所填滿,再飲有著梅子般的酸甜滋味,稍稍突出的酒精感下隱約透出淡淡啤酒花的香氣。仔細咀嚼咀嚼,略有如鐵鏽般的雜味。酒體悠遠而飽滿,玢璘發散但生動活潑的風格。

最後還被Vincent請了shot,鳳梨與Rum的甘美組合,上層是豐富的鳳梨酵素發泡與果肉纖維,garnish以糖炙鳳梨塊,滿滿的熱帶島國風情。

Information

Guts Cocktail Bar 蓋茲

Norrlands, 來自斯堪地那維亞的極簡主義者 [啤酒推薦] . [Ikea啤酒] . [瑞典啤酒] . [商業啤酒]

夏天已在不遠的轉角處就位,屬於啤酒的黃金季節即將來臨囉,日裏的燠熱與乾旱危機讓人不由自主地想從冰箱中取瓶啤酒,chill一下。今天來喝清爽簡潔的拉格,是來自瑞典的Norrlands啤酒,在Ikea的食品超市就可以買得到喔。

瑞典狹長的國土可以分為三個區域,南邊比鄰波羅的海的Götaland、首都斯德哥爾摩所在的Svealand和北邊地廣人稀的Norrland。

而Norrlands這個品牌是在1965年由位於Norrland的Sollefteå Bryggeri所推出,在1989年時Spendrups Bryggeri AB買下了Norrlands這個品牌的經營權,Sollefteå Bryggeri也隨之閉廠重整出售,並在多年以後輾轉發展成今日的Zeunerts Bryggeri。

這僅僅是20世紀後半葉瑞典小規模釀造廠併購風潮中的一小頁,如今大品牌的商業啤酒主導了瑞典75%的啤酒消費市場,經久以來刻板地塑造了瑞典啤酒即是”easily drinkable lager”的形象。

Norrlands Guld Export

酒標上的Export揭示了它屬於Dortmunder Export這個拉格類型,這是種二戰後德國所流行的拉格啤酒,特徵是淡色、風味柔順。Export則是Dortmunder拉格的出口型,風味更為飽滿些。這支Guld是Norrlands的第一款啤酒,問世於1965年。

倒入杯中酒帽頗豐,清爽的泡沫層、適中的碳酸感,酒色為澄清的淺琥珀色。入口是單一而明確的麥芽主題,僅有些微酒花的苦度及香氣,層次不多,酒體清淡,但也沒出現什麼不好的氣味,冰得透透的喝,是相當舒服的一支拉格。

Norrlands Ljus

Ljus與Guld在風味上十分相似,唯顏色稍淡、ABV較低一些。主打的是有機,使用有機的perle酒花和瑞典出產的有機大麥釀造。

總體來說,這兩支Norrlands給我最深的印象是乾淨,幾乎挑不出什麼不良的氣味,純粹而澄淨透明的拉格美學、簡約而質感上乘的極簡主義。

Trappist Achel 8 Blond, 變動時代的見證者 [比利時啤酒] . [修道院啤酒] . [啤酒推薦]

前陣子看到聲飲啤酒的主持人Claire在ABV的撰文《No monks, no label: 比利時亞和Achel不再屬於正統修道院啤酒》,驚訝之餘發現冰箱裡剛好有Achel的酒,真是湊巧。

Achel是間位於比、荷交界的修道院,其出品的啤酒在酒標上印有ITA認證的ATP標章。ITA(International Trappist Association)是Trappist派修道院發起的組織,Achel正是當初創辦ITA的幾間修道院之一,符合下列三個規範的修道院產品可以獲得ATP標章:

  • All products must be made within the immediate surroundings of the abbey.
  • Production must be carried out under the supervision of the monks or nuns.
  • Profits should be intended for the needs of the monastic community, for purposes of solidarity within the Trappist Order, or for development projects and charitable works.

至於Trappist與Abbey啤酒間的不同,請點閱前文Leffe Nectar, Rituel 9° & Brune, 今晚我們聊聊修道院

Achel修道院起源於1648年,曾毀於法國大革命,直到1844年來自Westmalle修道院的修士們重建了Achel,並開啟了釀酒傳統。往後的歲月裡Achel依然飽受歷史的洗禮與戰火的摧殘而數度流離,1988年時修道院方決定恢復製造啤酒,遂在Westmalle和Rochefort的幫助下建造了釀造廠,並以院名Achel為品牌面市。回顧這段歷史不難看出比利時幾間Trappist修道院之間的淵源,據說現今Rochefort使用的酒譜即來自Achel留下的文獻。

Achel Brewery是比利時幾間Trappist釀造廠裡頭規模最小的,今年一月負責在釀造廠內監督製程的最後兩位神職人員離開了Achel,轉而前往Westmalle修道院,是以已經無法滿足ATP標章所規範的「產品須在修士、修女的監管下製造」,因而失去了ATP標章。然而Achel仍會維持現有方式續產啤酒,只是撤銷瓶身上的ATP標章,所以還是喝得到Achel的。

映著夕陽餘暉喝這支Achel 8,節奏彷彿即將進入終止式般慢了下來,這個變動不斷的世界也有許多物事為時間所拋棄,隨著社會轉型,比利時境內的Trappist monks & nuns據傳只剩下百餘人,維繫著這瀕臨消失的宗教傳統。

Tasting Notes

倒入杯中時的酒帽質地緻密,且相當持久,酒體是典型Belgian strong golden ale的金黃。溫度高一些時,呈現非常濃郁的熟果香,此外則是麥芽主題和一丁點苦度,飽滿怡人的一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