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angwayne.com Sake Bar 清酒吧信義, 唱片櫃後的和魂世界 [酒吧推薦] . [台北酒吧] . [清酒入門]

大年初一夜裏,微雨料峭,安和的酒吧間間爆滿,意外地在信義路上看到jiangwayne.com的招牌,裏頭彷彿若有光,就這麼幸運地尋得落腳處。在這完全偶然的機緣之下,推開前店的CD櫃進到後頭才知悉這是一間清酒吧。第一次來到純飲清酒、地酒的專門店,在這之前,我對於清酒的接觸僅止於居酒屋的盒裝月桂冠,覺得那就是溫熱的、柔順易入口的米酒,往往搭著食物呼嚕下肚,並無深刻印象,然而經歷這一晚的探索,才終於體會清酒魅力之所在,不敢說於深度、廣度上得到了什麼,但無疑是開啟了一條興味盎然的品飲路線。

店主江先生紮著帥氣的馬尾,站吧的身影總讓我想起匆促樂團的主唱Geddy Lee。雖然忙碌之中沒有太多談話,仍能感受到江先生那獨特的人文氣息與儒雅。記得我們曾問了江先生,為何店的前半部選擇與唱片行作為連結進行裝潢?才知道他以前是DJ,店裡播放的音樂皆經過他的精心挑選。此外江先生也是速克達零件的進口商,亦有改裝店面,專改經典的二行程迪奧、大輪徑的大兜風、追風、王牌等等80-90’s的記憶。好酷的一位叔叔。

題外話,接觸吧台工作以來體會到,豐富多元的背景與閱歷,往往很難在成為一名Bartender後進行培養,刻意養成的東西往往缺乏深度而顯得空洞,偏頗地來說,生活經歷某種程度上決定了一個人是否有趣,或許這就是歲月予人最大的贈禮,生而為人的重要課題,應也包含了竭盡所能地體會外在世界與人的任何感受,於物於情皆然。

二樓是沙發座與包間,可以放鬆地躺著聊清酒,隱約嗅到一股財富自由的氣味,嗯,這裡是大人的場所。

jiangwayne.com備有豐富的酒藏,大多為酒造限量出品的高階酒款,因此常備酒單往往只是參考用。二樓牆上掛滿了酒造前來拜訪時寫下的留念話語,產銷的連結儘管橫跨國際,卻是非常緊密的。

過年期間提供套酒,$1200元那組以數種清酒進行餐搭,十分划算,$1000元組則有果實酒、梅酒與清酒。與朋友各點了一套。

佐酒小食

下酒菜共有三樣:炙燒冰島鱈魚肝、江家慢火燉肉、Q比玉子燒。鱈魚肝相當美味,腥味全無,油脂香氣伴隨著燒烤帶來的焦味,與辣椒絲的些許辛辣感一齊入口,油而不膩,令人回味無窮。焢肉算是精實,肥瘦參半,醬汁的味道非常好,雖不是入口即化但十分入味。玉子燒進烤箱稍微烤過表面,蛋香四溢,咬下如海綿般柔軟多孔的軀體,孔隙間滿是鮮美的蛋汁,調味不重,秀氣地呈現食材自身的丰美誘人。

獺祭 純米大吟釀45 寒造早槽

進入品飲環節前,先談談酒造、酒藏與銘柄,酒造(Shuzo)是釀酒之處,酒藏(Sakakura)則是儲酒之處,製造清酒的釀酒廠多以此兩名自稱,而銘柄(Meigara)則是酒造對其產品所下的命名、商標,一個酒造底下往往同時擁有多個銘柄。獺祭(Dassai)即是旭酒造(Asahi Shuzo)旗下的一個銘柄,旭酒造位於本州南端的山口縣,成立於1948年,對於傳統的日本製酒業而言,而獺祭近年來在商業上大獲成功的革新,倒是鳳毛麟角的特例。

這個故事發生在旭酒造第三代社長櫻井博志任內。傳統酒造由「杜氏」總管製酒,這一個職位好比是威士忌蒸餾廠內的Master distiller,是酒造的靈魂人物,決定著清酒的風味走向與品質,而杜氏之於酒造社長的關係就像是棒球隊總教練之於球團老闆,關乎釀酒的技術與知識幾乎全掌握在杜氏身上,社長這個球團老闆雖是杜氏的雇主,但大多負責製酒以外的營銷工作,多半不干預杜氏製酒的工作內容。相傳杜氏的名稱源起與中華文化的酒神杜康有關,每到了釀清酒的季節,杜氏便會帶著他的釀酒團隊進駐到酒造展開製酒作業,與酒造間的契約大多是一年一聘,有點類似自由工作者的形式,當然也有常年與固定酒造配合者。

旭酒造不同於其他酒造的特色在於,它是一家沒有杜氏的酒造。櫻井社長接任後曾因為投資失利而面臨經營危機,使得原先的杜氏團隊離開了風雨飄搖的旭酒造,短期之內找不到接任的人選,這樣的背景之下,對於釀酒擁有自己想法的櫻井社長遂決定跨足杜氏的工作範圍,抱著「既然找不到人就挽起袖子自己來」的精神,組成五人小組開始逐步摸索釀酒的各個細節,自己當起杜氏來。杜氏製酒往往根據個人經驗而非客觀的儀器量測數據,初起步的旭酒造團隊由於缺乏這些經驗,便在研發的過程中大幅地套用科學製酒以儀器量測、數據化紀錄的方式,以利後續比較差異、分析問題,沒想到摸索一圈之後,得力於科學製酒方式對製酒品質的提升,反而比經驗豐富的杜氏釀出了風味更佳的清酒,且批次品質穩定,酒造營收一舉激增百倍。

接著我們回到這支寒造早槽身上。清酒古時是農家冬季休耕期間的農閒產物,因此釀造清酒的時節是在冬季,又因為清酒屬於發酵釀造酒,夏季的高溫不利於釀造,在還沒有冰箱的年代,酒造冬天釀完酒後,會將酒儲放在溫度涼爽的地下儲藏庫之中,輔以「火當」這樣的煮酒滅菌手法加強保存性,所以一年四季都還是喝得到清酒的。堅守著傳統的大多數日本酒造仍維持著冬季製酒的傳統,而旭酒造則是少數一年四季都進行製酒的酒藏,這即是得益於科學製酒掌握的資訊以及制冷空調設備的使用,在現代化控溫控濕廠房的運營下,旭酒造的產量提升了兩倍之多。

為了致敬冬季釀酒這個傳統,獺祭以「寒造早槽」這個自古留存至今的名稱,推出了每年10月至隔年3月限量的季節生酒。生酒指的是未經巴氏滅菌法使酶與酵母失去活性的清酒,避免高溫加熱破壞酒質而保留了更多細緻的風味,底下又細分為真生酒、生貯藏酒、生詰酒等等,而這樣生榨裝瓶的酒款就需要全程冷藏細心呵護了。

酒標上的45是什麼意思呢?表示這支寒造早槽的精米步合為45%,那什麼又是「精米步合」呢?步合指的是比例的意思,代表「精米的比例」。釀造清酒所使用的米經過一道研磨的工序,將米粒含有脂肪與蛋白質的外層去除,保留中心的澱粉層,稱為「精米」。傳統酒造的精米步合約為50,即是研磨掉50%的外層,而獺祭最著名的「二割三分」則是精米步合達到23%,他們發現只取用更內層的米心,將得到更柔順、潔淨的香氣。

接著是「純米」與「大吟釀」。有些清酒會另外加入食用酒精增添層次,因酒精比起水更利於芳香物質溶解,純米則是僅使用米、水、米麴三大原料製作的清酒,具有米香厚實、風味純淨的特色。吟釀則是一種釀造清酒的技法,指的是使用低溫發酵釀造的清酒,溫度降低時酵母的發酵速度趨緩,因此採取雙倍時間進行熟成。

使用紅酒杯與ISO杯裝盛,雖然清酒多在低溫飲用,但還是具有些許鼻外嗅覺資訊。嗅聞有著若有似無的水果香酸與米趜氣味,入口時最吸引我注意的,莫過於鼻後香氣,竟依稀有著類似威士忌的鳳梨與香蕉水氣味,接著是明亮但柔順的酸感,以及瓜果般的香氣,尾韻是細緻的米香。

搭配著炙燒鱈魚肝豐富的油脂香氣與辣椒的辛香料調性,無疑是相輔相成。在過去我的經驗裡,嘗試以烈酒搭餐的結果,往往是酒體細緻的氣味資訊為食物氣味所掩蓋,以威士忌來說,經常是類似風味走向的酒款放在食物之後喝不出差異,頂多大概分得出來用桶差異或是有無泥煤等,少了許多喝酒的樂趣,也許搭餐方式不對抑或我的嗅味覺不夠敏銳。然而獺祭與我的搭餐感受卻是截然不同,在食物洗禮之餘仍能充分地閱讀酒香,更甚有著加乘效應。

對於初次喝到大吟釀的我來說,實是相當特別的品飲感受,與我熟悉的威士忌世界存在一些連結點,層次豐富之餘佐餐效果亦十分出彩,完全顛覆了先前對於清酒的印象。

石鎚 無濾過 純米 槽搾り

這支清酒來自四國愛媛縣的石鎚酒造,其發展歷程與旭酒造類似,創立於1920年的石鎚酒造是個小家族經營的酒造,在1999年廢除了杜氏制度,改聘請畢業於東京農大的製酒人擔任常駐社員,設置了實驗室掌握生產數據,穩定釀造品質,是近年來竄起的新星。

在一篇專訪酒造越智浩專務的文章中看到,由於愛媛縣當地盛產魚、肉、蔬果等食材,石鎚酒造遂決定釀造適合搭餐的酒款。石鎚酒造使用愛媛當地出產的松山三井酒米,具有粒徑較大而有不易破裂的特性,引用石鎚山系地下伏流作為水源,水質偏軟,並採用獨特的箱麴製麴及自家培養的天然酵母。

這支無濾過純米槽搾り具有豐富的油脂感,酒體風格乾淨俐落,較上一支獺祭更為厚實而不酸,芳郁的香瓜、哈密瓜香氣在鼻後凝聚,搭配沾附油水的焢肉真是美味極了,解膩之外更帶出了肉類的香氣,確實與餐食特別投緣。

磯乃澤 白龜清酒

磯乃澤酒造位於北九州福岡縣,這支白龜屬於普通酒的範疇,什麼是普通酒?即是所謂「特別名稱酒」之外的酒款,那些酒標上沒有特別標示大吟釀、本釀造、純米等細項者,皆屬於普通酒,總量佔清酒類的70%以上。

由於台灣對清酒課有20%的關稅(2019年調降前為40%),加上酒稅、營業稅等其他稅費以及冷藏保存的費用,清酒其實是成本相對高昂的進口酒類,許多日本當地日幣千元初頭的平價普通酒來到台灣售價卻也近千元之譜,總遭人戲稱日幣當台幣賣。這使得平價款的普通酒銷售阻力較大,畢竟可能小貼一點就可以直上特別名稱酒了。

這支白龜有另外添加食用酒精,酒精感較為突出、厚實,幾無水果香酸而主要以米香作為主體,尾韻短暫,整體風味接近過去我對於清酒的印象。相對於前面喝到的酒款,以這支白龜搭餐,更多的注意力不由自主地放在食物上。

眼尖的看倌可能會發現,吧台上的酒杯總是斟得快滿出來,這背地裡有個文化故事。在江戶時代以前,清酒價格高昂,只有達官貴人消費得起,是種身份階級的象徵,當時的富人間流傳著一種風氣:倒酒時故意讓酒稍微滿出杯子,藉以顯示自己的鋪張奢靡。隨著時間推移,清酒產量增加、普及民間,這個文化也在酒桌上保存了下來,變成店家或是主人方展現熱情、誠意的待客之道。

近藤 愛媛蜜柑de酒

愛媛縣素有蜜柑王國的美譽,由於果園多開闢為排水性良好的梯田,除了日照之外另有來自瀨戶內海與山坡的反射陽光,為蜜柑提供了極佳的生長條件,每年愛媛縣的柑橘產量高達20萬噸,出產超過40個品種的蜜柑。近藤酒造在生產清酒之餘,也利用愛媛當地盛產的蜜柑釀成這支蜜柑de酒,像這樣使用當地原料製作、小批量生產的酒款,即是所謂「地酒」的概念。

初飲是現榨柳橙汁的味道,並不十分甜而稍有酸度,風味相當生動,不像濃縮果汁那麼乾淨單調,帶點果皮的雜澀味,尾韻竟留下淡淡冬瓜茶般的餘香,這點十分有趣。

鳳凰美田 完熟もも

鳳凰美田為小林酒造底下之銘柄,小林酒造創立於1872年,以吟釀法見長,這支完熟もも裏頭即使用了吟釀,與桃子、糖、食用酒精一起製成,透過專利製程保留了果肉原貌,能夠吃到一片片桃子,因此一旁附上了湯匙。

與方才蜜柑酒的共同點在於,都非常近似於原始水果風味。真實的水果味道多變、複雜,除了香氣與甜度之外,有著其他的資訊在其中,像是果皮的部分可能帶點苦澀味與明亮的皮油香氣,抑或果核處較為熟透的果肉味道,以及水果的自然果酸等等。這支完熟もも還原度相當高,沒有預料中那麼甜膩,雖有使用食用酒精與吟釀清酒,但酒感仍低,一匙一匙像是在吃著熟得出水的水蜜桃。

在酒吧忙翻的年節期間,很幸運能得到這麼棒的品飲體驗,兩個小時裡讓我愛上了清酒以及它綿遠流長的文化背景,推薦給各位看倌在閒適的周間,來杯純米大吟釀搭份鱈魚肝,人生樂事,夫復何求?

Information

  • 營業時間: 五~六 18:00-03:00 / 日~四 18:00-1:00
  • 地址:台北市大安區信義路390號
  • Tel: (02) 2378-1880
  •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jiangwayne.com.sakebar
  • Remark: 週末建議預約訂位

Bar Skitz 過門, 內在與外在同樣優雅的質感酒吧 [酒吧推薦] . [嘉義酒吧] . [原創調酒]

以出遊之名,行酌飲之實,藉此探訪探訪各地的酒吧文化之必要。嘉義市,這座秀雅活潑的小城,將會帶給我什麼驚喜呢?出發前早已將這份期待揣在心懷裡。做了點功課,Casa Lounge Bar、COP Bar、O’my Bar、Bar Skitz都是一時之選,最後挑了離飯店近的Bar Skitz。

過門(fill-in),指的是樂段與樂段之間的過渡,也是Bar Skitz的中文店名,在Bar Skitz消磨的時光,就像是往復循環的無聊日子之間的過渡,轉換節拍、轉換律動,Bar Skitz是這樣子靜靜地擺渡著一顆顆日裏疲憊的心靈,都寫在名字裡。

吧檯一隅

Bar Skitz位於民權路上,店門緊挨著一條小巷,靜謐而嫻雅。座數不多,僅吧台座位與方桌三兩爾爾,下班的人們襯著淡淡醉意低聲地聊著,西海岸的酷派爵士輕柔地自揚聲器中流淌出來,經歷與雞肉飯、涼麵搏鬥的一天後,Bar Skitz予我的感覺真是好極了。想想前一天晚上的farewell party提著一堆酒嘴殺盡殺出,直到醉倒在店裡地上,一副酒精流氓的不良架勢,而徹夜顛飲的隔天又出來借問酒家何處有,心裏實在沒什麼現實感,不過這麼說來也代表我還算年輕,對吧?

花了比平常還長的時間看酒單,很是用心設計的酒單。前半部以座標圖呈現出酒感強弱、濃淡,後半部則詳述每杯酒的材料、風味供人參考。可先大致釐清心裡想要的類型,再由其歸納出的選擇中擇己所好,如何有系統地讓客人找到想喝的酒款,對於酒吧而言,是節約外場服務人力的好方式。

Bar Skitz以自家創調及Classic twist為主。創調的風味涵蓋各式香料、茶、水果等,多以infuse或自製風味糖漿的形式將材料的氣味導入酒中,亦有使用到油洗、過濾去色等處理法,光是看起來就覺得備料是樁苦差事。Twist在吧台上有果皮裝飾(peel garnish)的意思,即是雞尾酒杯邊常見的彎曲狀橙皮、檸檬皮,此外還有另一個意思,指的是將流傳久遠的經典調酒酒譜,在「不脫離原始框架」的前提下,更換部分材料或基酒而得到的一個變體(variation),這類型「存留著原本經典調酒的印象,但風味上稍有變化」的調酒,稱為Twist of classic cocktail。關於這個我們以後會專門做一篇文章為大家講解,先就此打住。

Anyway,打算休養生息的我點了酒感輕的寂之林。同行的妏點了美好未來,是一杯White Negroni的twist,苦而厚實。

寂之林

寂之林是一杯香料風味的威士忌氣泡長飲。以馬告infuse的威士忌作為基底,搭配香茅糖漿與Lillet blanc構成風味主體,下點檸檬汁提出酸感,最後加入象牌蘇打水,飾以乾燥萊姆葉。

湊近杯緣,一股清新的檸檬香拂面,選了超薄的日式高球杯,觸感剔透沁涼。不喝則以,一喝入魂,很久沒有喝到這麼有魅力的長飲了,馬告自身的氣味在香茅與檸檬汁的陪襯下顯得極其細膩而層次豐富,檸檬的清香、香茅輕盈的氣息在鼻後繚繞,酸甜平衡不在話下,易飲而不失趣味。好精彩的長飲,被療癒了。

美好未來

White Negroni是將原本Negroni中的Campari換成Suze,並以酒色偏黃的Bianco Vermouth製作。這杯美好未來則是將White Negroni再做演繹,將Bianco Vermouth替換成以洋甘菊infuse的Lillet blanc。風味上仍然繼承了Negroni,畢竟Suze仍有著Campari的龍膽苦味,而Lillet blanc亦與Vermouth同為葡萄基底,所以有個7成相似。

Garnish是花邊剪刀裁切的橙皮與一朵芳香萬壽菊,在Rock杯中以手鑿冰球冰鎮,入口是飽滿的柑橘香,Gin使用兩種:基本的London dry gin與柳橙風味的Tanqueray Flor De Sevilla,極淡的花香以及草本植物的氣味作為陪襯,圓潤飽滿、苦勁十足。

為什麼一杯帶苦的、Negroni-like的調酒會取名叫做「美好世界」呢?留給你自己為它註解。總之,我也不是美好即甜美的信徒就是了。

十點過後,前來喝酒的客人陸續入席,簡單與今晚的Bartender──Shawn聊過,小小的嘉義市擠了風格各異的十家酒吧,或許也已屆飽和。另外聽說嘉義喝調酒的在地人不多,這裡幾乎有半數客人是外地遊客,期待未來調酒文化能深耕在地、向下紮根。最後推薦給各位,在嘉義的夜晚如欲小酌,Bar Skitz細緻入微的調飲風格以及清雅絕塵的氛圍營造值得細品。

Information

  • 營業時間:19:00~02:00
  • 地址:嘉義市民權路330-1號
  • Tel: (05) 271-1172
  •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barskitz/
  • Remark: 四人以上團體需提前電詢

Daisy的雜貨店, 嘉市東隅食飲俱佳的老靈魂 [嘉義咖啡] . [嘉義甜點] . [手沖單品] . [老屋咖啡廳]

跟妏工作告一段落,挑了周間二日到嘉義隨意晃晃,沒特別排行程,也沒租車,問了在地朋友哪裡好吃便湊上去嚐嚐,名符其實的走馬看花。跟最熟悉的另一半,最是恬適自在。

Daisy的雜貨店位於嘉義市東區的維新路,有別於市區窄小單行道的街景,這一帶顯得格外敞亮。門口有一排窗台座,這樣的天氣裏坐這很chill,店面是保留歲月痕跡的單層老宅,從經歷多次油漆的窗框與店裏的每個器件,可以感受到老闆的點滴心力,不是罐頭式的偽復古,而是數十年的石室舍藏。

週二下午甫開門即已屆客滿,人氣可見一斑。用餐時間1.5小時,低消則為一杯飲品。

雖只有一位barista,但服務相當洗鍊。看著開吧備料的背影,午陽身段雍容地自窗格間灑落,一切好像變得透明了似的。

問了barista有什麼莓果酸香調性之外單品,推薦了這支中深焙的哥倫比亞。焙火的焦苦,豐富的龍眼乾,尾韻還帶點花香,出乎意料的好喝。手捏陶杯十分對我胃口,鉛華褪盡、古樸稚拙。

甜點絕對是Daisy的一大賣點,相信有不少忠實顧客是衝著他們來的。鹹味焦糖乳酪派,上頭的焦糖片挺討喜,不論是就視覺或是風味而論,甜點這塊不太懂,但以外行的角度來說非常美味、細膩。

妏點的抹茶歐蕾,做得用心,上頭打了冷奶泡,對我而言甜了點。

Information

  • 營業時間:13:00 – 19:00, 週四店休
  • 地址:嘉義市維新路73號
  • Tel: (05) 277-0893
  • Facebook: https://m.facebook.com/wowwpie/
  • Remark: 不提供訂位,用餐時間1.5小時,低消每人一杯飲品

Leffe Nectar, Rituel 9° & Brune, 今晚我們聊聊修道院 [啤酒推薦] . [修道院啤酒] . [比利時啤酒]

關於修道院啤酒

據載早在12世紀,羅馬教廷便允許法國北部及荷比盧地區的修道院釀造、販售啤酒以作為募資方式。18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使得許多受第三階級驅逐的教士流亡至比利時,在往後的數十年間間接地推動了比利時境內修道院的啤酒發展。涵蓋啤酒、葡萄酒、藥草酒與烈酒的釀酒歷史,長年以來組成歐洲基督宗教文化的一部份,閱讀起這些酒類們過去的故事時,時間與人文縱橫交錯的痕跡更在酒之外增添了無窮韻致。

讀起酒標,會發現有些修道院啤酒上寫著“Trappist beer”,而有些則寫著“Abbey beer”,究竟其間有何分別?

關於Trappist beer

Trappists指的是依照“Rule of Saint Benedict of Nursia”所規範的條文修行的天主教隱修士與修女們。17世紀時法國諾曼第地區發生了一場天主教改革運動,宗旨在於追求勤儉樸實的生活方式,爾後成立的嚴規熙篤隱修會(Order of Cistercians of the Strict Observance, OCSO)制定了一系列修道院內部運行、營生的律法,修士們不完全依賴他人給予的捐獻營生,而是透過務農、手工藝等勞動換取生活所需,秉持著「一日不作、一日不食」的精神入世修練。

說起Trappist就不得不提起到ITA(International Trappist Association, https://www.trappist.be/en/),這是一個由數間修道院發起的聯合組織,為了避免“Trappist”一詞遭市場濫用而創立,目前會員共有21座遍及歐美的修道院。凡是經ITA認證過的修道院產品如:酒類、麵包、起司、橄欖油等產品,皆會得到ATP(Authentic Trappist Product)標章,供消費者作為選擇參考依據。

而ITA對於其產品的要求的即是:

  • 產品須在修道院內或修道院周圍生產
  • 各項生產方式、生產規範由修道院方主導制定
  • 產品營收必須使用在修道院上作為生活開支或是慈善工作

目前共有14個啤酒品牌屬於具有ATP標章的Trappist beer:Achel, La Trappe, Chimay, Rochefort, Westmalle, Westvleteren, Zundert, Stift Engelszell, Mont des Cats, Spencer Trappist, Tre Fontane, Cardeña, Mount St. Bernard & Orval,隨著時間推移會有所增刪。

關於Abbey beer

自從ITA認證的Trappist beer獲得商業成功與市場認同後,比利時啤酒公會(Union of Belgian Brewers, http://belgianbrewers.be/)也於1999年推出了認證商標“Certified Belgian Abbey Beer”給予聯盟成員使用。

由於早在此認證之前便已有許多啤酒使用Abbey beer之名,因此以1999年作為劃分,有著不同規範。1999年以前便已存在者,須符合下述規範,方能得到“Certified Belgian Abbey Beer”標章,認可其在今日能稱為Abbey beer:

  • 該啤酒必須與修道院具有關聯性,可以是現今仍存在著、運行著的修道院,亦可以是過去曾出現過但今日已不復存在的修道院
  • 需支付權利金給予修道院,作為。若是已不存在的修道院,需以一個現存的宗教組織代替,支持其宗教活動

若為1999年後新發行的品牌,則多以下列模式操作:

  • 非Trappist體系之修道院,由修道院方自釀、自銷
  • 修道院委由啤酒生產商製造啤酒,由院方主導營銷
  • 啤酒廠方取得修道院授權,冠以其名於市場上銷售。此類型之修道院必須具有釀酒歷史。

關於Leffe

Notre-Dame de Leffe修道院由普利孟特瑞會(Premonstratensians)的修道士們建立於1152年,位於比利時南部的Meuse河畔。Leffe修道院的釀酒活動始於1240年代,由於當時鼠疫橫行,院方遂決定建立釀造坊生產啤酒。在製作啤酒時,煮沸麥汁的這一製程具有殺菌的效果,因此在中世紀時啤酒往往是相對潔淨的飲用水源而被視為象徵健康的飲品。

修道院在往後的時間裡曾數度遭戰火波及,於法國大革命時損毀而遭廢棄,直至1929年重新註冊才又再度恢復運行。

1952年時主持修道院的Abbot Nys神父決定根據流傳下來的古法恢復啤酒生產,在釀酒師Albert Lootvoet的協助下,於比利時Overijse省的Lootvoet brewery進行生產。隨著時間推移,比利時製酒集團Interbrew買下了Lootvoet brewery,2014年時Interbrew與巴西Ambev(Companhia de Bebidas das Américas)併購為InBev公司,是當時比利時最大的啤酒集團,又於2016年與美國Anheuser-Busch集團併購為AB Inbev,躍居全球規模最大的啤酒製造商,旗下囊括了Budweiser、Stella Artois、Corona等知名啤酒品牌,如今Leffe即委由Stella Artois在Leuven的酒廠代為生產。

Leffe修道院與酒廠之間簽有合約,酒廠定期支付權利金支持修道院營運,因此Leffe屬於Abbey beer的一員。

Tasting Notes

今天開的三支Leffe分別是Nectar、Rituel 9°、Brune,由淡入濃品飲。

Nectar酒色淡黃、清甜易飲,酒帽高而泡沫粗,入口是鮮明的百花蜜香與糖蜜、輕盈的瓜果甜感,尾韻短暫。

Rituel 9°依據Leffe傳統釀造方式製作,典型的golden strong ale,abv即如其名是9%。倒進杯中酒色呈琥珀色,酒帽柔細而緻密,碳酸相當飽滿,入口麥香席捲,尾韻帶點水果乾風味,整體風格強勁爽口。

Brune則如常見的修道院啤酒,使用烘焙麥芽的brown ale,酒帽有著鐵鏽般的氣味,主題是烤麵包與焦糖香,比預料中來得親切,畢竟深色啤酒並不是我最喜愛的類型。

Heart of Darkness The Sunshine Watermelon Lime Pilsner, 來自胡志明市的黑暗之心 [啤酒推薦] . [精釀啤酒] . [越南啤酒] . [皮爾森]

關於Heart of Darkness Brewery

Heart of Darkness是英國作家康拉德(Joseph Conrad)創作的現代主義小說,名導法蘭西斯・科波拉(Francis Coppola)曾將之翻拍為越戰主題的電影:現代啟示錄(Apocalypse Now),旨在探尋困厄中經受考驗的人性。創辦人John Pemberton旅居美國時與craft beer結下了不解之緣,日後隨著工作來到越南,於2016年與從事自家釀造的Steve先生在胡志明市共同創立了Heart of Darkness,至今已推出逾百款精釀作品,自家設立的Taproom更是常態提供二十多管的draft beer,在越南精釀圈頗具名氣,以酒花風格的IPA見長。

關於Pilsner

皮爾森(Pilsner, aka Pilsener & Pils)是pale lager的一種,由巴伐利亞裔的皮爾森之父Josef Groll於1842年發明。在當時的捷克,傳統的艾爾啤酒(Ale)日漸式微,而價格便宜的底層發酵啤酒(Lager)越來越受市場青睞,1860年代時僅有約三成的啤酒廠家使用底層發酵生產啤酒,但到了十年後的1870年代,底層發酵啤酒卻幾乎霸佔了所有啤酒市場,使用上層發酵釀造啤酒的酒廠已是鳳毛麟角。

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之先,Josef Groll嘗試在位於捷克西部的Urquell brewery釀造了一種使用當地水源、大麥、Saaz酒花作為原料並採間接加熱、低溫底層發酵的新式拉格啤酒。這類型啤酒日後被人們根據產地稱為Pilsner,在其後的數十年間成為歐陸最受歡迎的啤酒類型。今日便利商店裡常見的Pilsner Urquell即是當年Josef Groll發明Pilsner的母廠,隨著商業規模的擴大,Pilsner Urquell曾先後在波蘭、俄羅斯設廠製造,至今仍是最暢銷的pilsner酒廠。

過去為了避免日照與炎炎夏日,往往將啤酒儲放於地窖內,而冰箱發明之後,熱一點的地方也能在低溫下釀造lager了,在精釀風氣盛行的今日,pilsner已在世界各國播種紮根,依著異地風情產生了各種變體,有別於傳統的Bohemian Pilsner,有使用德國酒花與大麥品種的German Pilsner、產自西歐風味更甜美的European Pilsner、隨著美國精釀風潮復興的American Imperial Pilsner。今天品飲的The Sunshine Watermelon Lime Pilsner即是以紅肉西瓜入釀的作品。那些至今仍依循著最傳統的釀造方法與生產流程製造的pilsner,廠家則會在酒瓶上特別標示著“Urtyp”。

Tasting Notes

酒色棕裡透紅,幾無酒帽,酒體氣泡感飽滿,荔枝與新鮮水果香,入口苦味襲來,西瓜香氣短暫地出現之後是檸檬的酸度在舌上凝聚,此外似乎有木瓜的氣味在其中,尾韻帶點瓜皮的澀與酒花的苦度,層次豐富但持續不長。很容易就喝完的一支酒,本以為西瓜的風味將會很特殊,而廠方呈現的風味設定是均勻且合理的,新鮮生動的西瓜與四周圍繞的酸、苦毫無違和感,並不是讓人淺嘗輒止的實驗作品,而是具有足以作為fridge-regular的接受度與親和力,非常適合夏天。

Omar Cask Strength Peated Bourbon Cask, 蘇格蘭泥煤與台灣風土的對話 [威士忌推薦] . [南投酒廠] . [原桶強度]

過去Kavalan曾在Distillery Reserve系列中推出使用泥煤桶陳的原酒,而這支Omar則是真正使用進口泥煤煙燻麥芽蒸餾的泥煤威士忌,而非僅只是過桶,不似Kavalan泥煤桶的輕描淡寫。

當蘊含蘇格蘭意象的泥煤,遇上台灣的亞熱帶風土,兩者會激盪什麼火花?能以初啼驚人來形容Omar的這支泥煤作品,披掛著MMA、IWSC、SFWSC、WWA等競賽的多面獎牌,價格亦如Omar單一桶系列的水漲船高,作為酒廠首次對泥煤的嘗試,結果不可謂不豐碩。

Distillation Date: 2016/1 ・ Bottling Date: 2019/12 ・ Cask Number: 11151026 ・ Number of Bottles: 147/227

湊近杯緣嗅聞,泥煤熟悉的藥水味與煙硝裊裊升起,清晰確實地傳達給人它的泥煤性格,但不是以厚重的形式。採用泥煤酚值約35 ppm的煙燻麥芽,約是介於Caol Ila(30~35 ppm)與Laphroaig、Lagavulin(35~40 ppm)之間。隨著鼻子下移,first-filled波本桶堅實的橡木香以及一點點熟果香接過了泥煤主題,綴以桂圓、乾棗等氣味,相輔相成的香氣結構,泥煤與麥芽皆無法奪去彼此的風采。2016年1月蒸餾,2019年12月裝瓶,熟成時長近四年,ABV 54.9%,酒精感相當衝鼻,入口生津且微辣,口感我很喜歡。尾韻有點藥水味、水果軟糖的化學調味。

簡言之,平衡度頗得我心,我一向不是Ardbeg的忠實粉絲,這支Omar讓我想起Caol Ila。風味上非常像Omar的波本花香普飲款,同樣的桶味、同樣的一絲硫味、同樣的複雜方式,很少喝到這麼活潑而明亮的泥煤蘇威。然而回歸現實面,2,800的定價還行,但在那炒高的市價之下,CP值就不高了,同價位能選擇的美好還有很多。

安靜的夜裡最適品飲烈酒,煢煢孑立與之對話,細細地撫摸酒的質地、撫摸靈魂無聲地流淌在心田裡時刻下的痕跡,實是人生一大樂事。在那煉金術盛行的時代,人們以為蒸餾所得到的烈酒是穀物的靈魂,將之稱為Spirits。我還年輕,但烈酒真有靈魂,是為數不多、越長大越相信的事。

星夜 Starry night Bar & Café, 南來北往的心靈驛站 [台北酒吧] . [中山酒吧] . [北車酒吧] . [台北咖啡] . [中山咖啡]

身為外地學子的台北人,返鄉常是搭乘國道客運。北返時在台北轉運站下了客運的第一件事,往往是到當代藝術館對面巷子的星夜 Starry night Bar喝杯清爽的酒,消弭路途上的勞困,相當舒服、屢試不爽。

星夜 Starry night Bar

星夜位於長安西路76號的地下室,從台北轉運站、京站出來拐進巷子就到了。日裡是頗具歷史的波希米亞人咖啡館,夜幕低垂時分則由星夜接力提供酒精飲料,下午、晚上分別由不同團隊運營。

對於台北競爭激烈的酒吧產業而言,鋪張的裝潢與高雅的氛圍或許不是星夜出彩之處,但這裏卻有著難以描述的什麼,總在一個個寒冷的雨夜裏頭能夠高明地抓住人心,或許是老闆小蔡哥分享他最近試了什麼新酒時那溢於言表的熱忱、或許是幾個大學生醉醺醺地擠在鋼琴前彈唱時那撒滿一地的青春疏朗,總之,時間到了就會想念這個地下室裡的昏黃燈火。

今晚第一杯先喝個fruity的「橙蔓有限公司」,Haymans琴酒、君度與Pavan葡萄利口酒加上簡單的優鮮沛蔓越莓汁,帶點酒感的甘甜爽口,不小心就喝完了,是居家調酒能做也容易做的recipe,喜歡在家動手做酒的朋友推薦給你們。

老闆小蔡熱愛威士忌,做了一杯使用Glenfarclas 105蘇格蘭威士忌的Whisky Sour給我。先以手持奶泡器將蛋白打發,再放入原料shaking,泡沫相當緻密柔細,滿口麥芽香氣與香蕉水般的酒香,我想定會是嗜威之人的心頭好。

最後再來杯Port Charlotte,在錯落有致的波本桶、紅酒桶與泥煤之中結束這個夜晚,抱醉而歸。

星夜 Starry night Café & Messier 87

星夜第二個據點於近期開業,地點位於離星夜不遠的南京西路,日裡是咖啡廳,週末夜晚則搖身一變成Messier 87酒吧。一進門看了店裡的酒藏,都是小蔡慣用的品項。日光自透氣窗間灑落,明亮溫暖,有別於星夜暗夜裡的熠熠燈火。

Cappuccino,採用焙度較淺的配方豆,明亮的果酸十分具體地呈現,但奶味稍重了點。

店家請的瑪德蓮,烤得表面微酥,麵粉香之中揉合著淡淡酒香,好吃到外帶好幾顆回去。平時冷凍儲存,吃前微波十五秒解凍,再稍稍烤過即可。如需大量可提前預訂。

Information

星夜 Starry night Bar

  • 營業時間:五~六 19:00 – 2:00 / 一~四&日 19:00 – 23:45
  •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長安西路76號B1
  • Tel: (02) 2550-0421
  •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tarrynight20180101
  • Remark: 每週五、六不接受20:30後訂位,依現場候位為準

星夜 Starry night Café

  • 營業時間:二~日 13:00 – 19:00
  •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南京西路87-1號2樓(信義房屋樓上)
  • Tel: (02) 2558-1015
  •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starrynightcafe2020/?ref=page_internal
  • Remark: 不限時,有提供插座

Messier 87 bar

  • 營業時間:五~六 19:00 – 2:00 / 日 19:00 – 0:00
  • 地址:台北市大同區南京西路87-1號2樓(信義房屋樓上)
  • Tel: (02) 2558-1015
  •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messier87bar/

Berry Bros. & Rudd The Classic Range Sherry Cask Matured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入門BBR的最佳捷徑 [威士忌推薦] . [調和威士忌] . [貝瑞兄弟] . [雪莉桶]

Berry Bros. & Rudd(BBR)是英國最古老的葡萄酒、烈酒貿易商。1698年,一位名為Bounre的寡婦在倫敦St. James’s Street No.3上創立了一間小商鋪,販售咖啡、茶葉、菸草與香料等物,現今BBR仍在此址運營,木質黑漆的店面儼然成為BBR最具代表性的標誌。在Berry和Rudd兩大家族加入經營後,將原先經營的紅酒生意也帶進了BBR,數百年來已茁長為聲譽卓著的酒商,營業據點遍及英國、香港、日本與新加坡。

BBR素有皇室御用酒商之名,18世紀時成為英王喬治三世指定的酒類供應商,更於近代得到伊麗莎白女王與查爾斯王子的Royal Warrants of Appointment,因此酒標上押著尊貴的皇家徽幟。

酒標上兩位人物:掌握BBR調和藝術的採購總監Doug McIvor與擔綱品牌大使的紅襪紳士Ronnie Cox。

2018年BBR推出四款以產區及風味設定作為出發點的The Classic Range系列調和威士忌:

  • Speyside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 Islay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 Sherry Cask Matured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 Peated Cask Matured Blended Malt Scotch Whisky

裝瓶濃度皆設定在44.2%,定價是友善的32歐元,千元內的入手價是最容易一親BBR芳澤的入門磚。

而提起BBR在威士忌領域的軌跡,不得不說到於1923年發行的Cutty Sark調和威士忌,其問世以來幾十年間取得的商業成功為BBR收割了一筆頗豐的利潤。Cutty Sark是60年代最為暢銷的蘇格蘭威士忌,逼得Dewar’s與Chivas這些19世紀便已問世的老前輩們猛打廣告,採取更積極的營銷方式。

想當年我還是個青澀高校生時,看著村上春樹筆下的人物,在深夜的廚房裡獨自飲下一杯杯Cutty Sark,嚮往之情不禁油然心生,那幾乎是我認識的第一款威士忌,當時Cutty Sark好似在我心中的一口深井裏投下了一顆小石子,也許是因為這個機緣,才有了往後的陣陣漣漪。然而隨著時間推移,開始飲威,也具備一些品飲經驗後,第一次喝到這墨綠瓶身、鮮黃酒標的Cutty Sark,才發現他不是我的菜,香氣極淡而幾無桶味,就像夏日午後的雨水蒸發在柏油路上那樣,沒在腦海中留下什麼印象。數年過去了,當年買的那支Cutty Sark還待在酒架上,積了層厚厚的灰。

據信Cutty Sark使用的基酒主要來自Glenrothes,這間蒸餾廠原為Edrington集團持有,近年在雪莉桶方面大放異彩。2010年迎來了一場有趣的「交換」,BBR將Cutty Sark售予Edrington集團,並自手中買下了Glenrothes,但蒸餾廠的運營仍由Edrington集團負責,直到2017年BBR才又將Glenrothes賣回了Edrington,而Edrington則於2018年將Cutty Sark售予法國La Martiniquaise集團。短短十年間威士忌市場的轉變,從高端單一麥芽威士忌市場的大幅成長,到調和品牌的式微,一切似乎都在這洗牌儀式中無聲地進行著。

Tasting Notes

查找資料時被我找到Ronnie Cox親自錄製的品飲簡介,由於影片設有年齡限制,請點開至Youtube觀看。

嗅聞有著甘草的甜感、雪莉桶標準的葡萄乾氣味,具有甘蔗的香氣,這點與Cutty Sark與我的印象高度重疊,儘管後者桶齡相當短,因此氣味不豐滿,卻有著清晰而特殊的蔗香。杯緣下端是鳳梨乾與甜橙乾這一類乾燥水果的香氣,以及香蕉水的味道,末尾辛香料圍繞,甜感浮現。口感較一般調和威士忌厚實,酒精感算不上刺激,典型的雪莉桶風味,尾韻複雜的辛香料,算是悠長,最後在口中留下舒服的葡萄乾與木質調香氣,這點真像是干邑。

在千元出頭的價位帶的雪莉桶調和威士忌之中,作為雪莉桶入門,比起first-filled的Naked Grouse我會更喜歡它,這支BBR更為深邃、更富閱讀性。然而若將領域擴及至single malt,卻似乎有更佳之選,濃郁者如Glenfarclas、Deanston,淡雅者如Tamdhu、Glenrothes,甚至Islay的Bowmore,各有其性情、各有其聲口,較BBR這支「調和」來得意象鮮明,一比起來似乎也不會特別用力推薦了。

Tucher Original Nuremberg Rotbier, 圖赫桶陳紐倫堡紅啤酒 [啤酒推薦] . [精釀啤酒] . [德國啤酒] . [紅啤酒]

關於Tucher

巴伐利亞地區(Bavaria)素有德國啤酒之鄉的稱號,德國境內超過半數的啤酒廠集中於此地。14世紀時,紐倫堡(Nürnberg)是該區最大的城市,至今仍良好地保存著古色古香的歷史風貌。德國人引以為傲的巴伐利亞啤酒純釀法(Bavarian Purity Law)於1516年出世之前,紐倫堡當地早在1302年便出現較簡化的版本,核心宗旨皆是僅使用水、大麥芽與酒花釀製啤酒。紐倫堡市內的釀造事業可以追溯至14世紀早期,在當時啤酒不只是富人飲宴尋歡的奢侈品,更是平民階層的主食之一,由於城市內乾淨的飲用水供應不足,是以只好喝啤酒替代。自15到18世紀,紐倫堡人均年啤酒飲用量高達200公升。當時在紐倫堡流行的是底部發酵的紅啤酒(Rotbier),到了1530年代,上層發酵的白啤酒方始於當地生產。市議會透過法律與政治影響力控制著當地的啤酒產業,且釀酒稅收是官方一筆可觀的財政收入。為了保持啤酒新鮮,當時的儲存時間只有短短四天,因此官方甚至對於酒廠至酒窖的運輸路程都有所規定,也設有檢驗啤酒品質的檢查員,稱為"Bierkieser"。

1643年紐倫堡議會開始於當地推動小麥啤酒的生產,1672年成立了Städtische Weizenbräuhaus,即是Tucher的前身。19世紀初隨著神聖羅馬帝國的瓦解,巴伐利亞王國於1806年將這間釀造廠更名為Royal Brewery,成為王公貴族的御用啤酒廠,隨著市場需求轉變,產能由小麥啤酒逐漸過渡到棕色啤酒的製造。1855年時,巴伐利亞王國將Royal Brewery售予紐倫堡當地的Tucher家族,再度更名為Freiherrlich von Tucher’sche Brauerei,並導入蒸汽生產設施,產量大幅提升,至1875年時Tucher已有多達三分之二的產能用於外銷,範圍遍及世界各地。20世紀Tucher歷經多次併購,現今隸屬Inselkammer旗下。

關於紅啤酒

若以酒色作為出發點,廣義上紅啤酒是色澤較黑啤酒為淺的啤酒,現今部分啤酒若有使用如水果等原料製造使得酒色為紅棕色,亦為人稱為紅啤酒。至於傳統上具有源溯性的紅啤酒,分別是比利時紅啤酒與紐倫堡紅啤酒。前者為法蘭德斯地區的一種啤酒,使用高乾燥度的麥芽製作,並以拉格酵母與乳酸菌發酵,最後置於木桶內陳放,顏色殷紅而富有水果般的酸甜。紐倫堡紅啤酒則是種特殊的德國啤酒,其濫觴可追溯至中世紀,全盛時期於1597年共同時有35間釀造廠位於紐倫堡內生產紅啤酒。這種啤酒採低溫長時程的底層發酵,並符合巴伐利亞啤酒純釀法以及紐倫堡官方的各種規定。至今在國外論壇仍有許多beerholics仍熱衷於探訪、挖掘這種古老啤酒的故事與歷史痕跡。

Tasting Notes

這支Rotbier於Tucher歷史悠久的老酒廠(Altes Sudhaus)製作,經過42天的桶陳,但木桶的風味我喝不太出來。酒色棕裡透著點紅,嗅聞起來有淡淡焦糖香氣。入口沒有突兀的酒精感,碳酸適中,氣泡感相當柔細緻密,可能在酒商倉庫裡躺久了,酒帽寥落無幾。適飲溫度偏高,一點酸甜怡人的水果調性,主題是甜潤的麥芽香氣與麵包,尾韻若有似無的苦凝聚在喉頭,以酒花的苦度收尾,整體展現的是多數德國啤酒所予人的那種四平八穩的平衡感,耐喝不膩。

隱城Ariel客座, Amazing 10 Guest Shifts, BACARDÍ Taiwan x SOAK Taichung [台中酒吧] . [台北酒吧] . [原創調酒] . [蘭姆酒]

由Bacardi台灣代理商發起的Amazing 10 Guest Shifts,11/29~1/31每週日晚上於SOAK台中的客座活動,邀請到的調酒師皆頗具知名度,有ROOM by Le Kief的主理人Seven Yi、晶英水晶廊36計和108伏魔塔的設計者Charles Hsu、近期常在Stupid Bar出片的Cora、To Infinity and Beyond的創辦人Mars等,陣容相當精彩!

昨晚由台北隱城的調酒師Ariel姐帶來三杯使用Barcadi桶陳蘭姆酒作為基酒的創調,是趟香料與熱帶水果的香氣之旅,恰好十份契合SOAK的島嶼風情,飲畢真心覺得是好厲害的作品,此時方恨自己酒量太差,原以為是個輕鬆場,沒想到後面快爆炸。

在我的理解中,並不覺得蘭姆酒是種個性強烈的基酒,以甘蔗糖蜜作為原料使得蘭姆酒與其他酒類或副材料往往能夠融洽地搭配,然而昨晚喝到的調酒風味跨度頗大而創意十足,超出我過去對於運用蘭姆酒的想像,相當有趣!

關於Bacardí

Bacardi是規模最大的蘭姆酒生產商,1862年西班牙裔的葡萄酒商Don Facundo Bacardí Massó買下了一間位於古巴聖地牙哥的蒸餾廠,就此創立了Bacardi,生產加勒比海、中南美洲風行的蘭姆酒,發明了著名的木炭過濾工序,自創立以來皆由Bacardi家族持有,也收購了如法國Grey Goose伏特加、蘇格蘭Dewar’s調和威士忌、Bombay琴酒、義大利Martini & Rossi以及Havana Club蘭姆酒等其他烈酒品牌。

然而在1960年代,由於Bacardi家族反對當時由卡斯楚在古巴所領導的革命,因此而撤出古巴,往百慕達、邁阿密等地遷移,革命成功後,古巴政府沒入了所有Bacardi家族於古巴的資產。自此之後,由於Bacardi家族與古巴之間的扞格,有許多陰謀論流傳於世,像是Bacardi家族為CIA吸收並在古巴從事間諜活動,或是Bacardi家族與美國政府、精英階層檯面下不可描述的政商關係,甚至有Bacardi家族曾於邁阿密秘密成立流亡政府的都市傳說,足見Bacardi在時代背景的造就之下那不知真偽但精彩有餘的風雲過往。至於資料較為真實的事件,我想應該是Bacardi與法國烈酒集團Pernod Ricard之間橫跨歐美的Havana Club商標爭奪戰,礙於篇幅,且見後續。

這次客座裡使用的基酒皆是Bacardi Reserva Ocho桶陳蘭姆酒,Ocho在西班牙文中是八的意思,即是陳年時長,這款桶陳蘭姆酒是Bacardi歷史最悠久的酒款,與品牌一同誕生於1862年。

Mercado 2.0

Mercado在西班牙文裏有市場的意思,說到市場,無論是腳踏實地的生活步調、人間的煙火味兒,抑或小人物的小事家常,是怎麼樣的感觸牽動著你,讓你喜歡著市場這個場所呢?

Ariel姐喜愛台灣獨特的夜市文化,將這份情感化為Mercado這杯酒,是她於19年Bacardi Legacy Cocktail Competition的得獎作品,而2.0則代表這是進化後的小改款。以台灣滋味的木瓜牛奶與杏仁茶作為味覺重心,佐以豬肉紙提襯出酒體迷人而溫順的甜香,傍著桌邊燭火稍稍烤透肉紙上的油脂,頓時香氣撲人,仿若側寫著一座夜市裏的種種姿態,其間各式鹹甜點氣味交錯有致。

奶洗(Milk Wash)是運用在這杯酒上的一種技法,透過在奶類製品中加入酸劑(傳統上會使用柑橘類水果、檸檬等帶酸度的果汁),使得蛋白質沈澱分離,再經過濾便可得到澄清的酒體。另外奶洗這個工序也具有柔化口感、讓風味更趨細緻的作用。Mercado用上了統一木瓜牛乳,原本的酒色就是那個木瓜色,施以奶洗後,Mercado 2.0進化為澄澈的香檳色。

Autumn Haze

High abv的一杯酒,初嘗味道後放了一段時間等融水,不然快變水箭龜了。主題是香料,garnish以炙燒過的肖楠木搭配月桂葉營造出一個深刻的嗅覺記憶點,酒體由Bacardi Ocho、Maraschino、鹽膚木與偏香料的那支Angostura Cocoa,十足的大人感,飽滿而複雜,資訊量龐大,深邃的苦韻中依稀有著龜苓膏的影子。

Winter Bird

使用澄清的香蕉汁與香蕉皮infuse的Campari,搭配Bacardi Ocho。經久思量,我認為獨到之處是將香蕉的氣味十分完整地還原到酒裏,因此類真度相當高。在嚐到一些香蕉口味的食品,像是罐裝的香蕉牛奶或是香蕉口味的餅乾,往往會覺得味道假假的、化學感,因為化學香精、濃縮果汁僅只還原了部分來自果肉之中的風味,然而水果之中仍有許多其他的香氣因子,也許是來自外皮的苦味,又或是果肉較生部位的澀感,這些非核心的氣味往往使得新鮮水果比起還原果汁或食用人工香料來得更有立體感與層次,使人得以區分其間差別。

蘭姆酒與香蕉是甜美的搭配,甜上加甜的取向,用了Campari中的藥草調性與苦感加以平衡,特意使用香蕉皮進行infuse,意象頓時鮮明了起來,彷彿真的在吃香蕉,從熟透果肉奶油與焦糖般的甜香,到果皮的淡淡苦澀,甚至可以感受到熟透的蕉皮沾在手上的那種特殊氣味(特地查了下,應是成熟香蕉釋放的微量內源乙烯、乙醚),風格清爽易飲,卻紋理豐富,非常適合作為開頭或是結尾飲用的一杯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