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fous Coffee Roaster, 點一杯屬於康寶藍的復古情懷 [咖啡推薦] . [台北咖啡廳] . [科技大樓咖啡廳] . [亞洲50大最佳咖啡廳]

註記:本文訪於疫情前,防疫期間,請各位保重身體多加利用外帶。

Espresso Con Panna,康寶藍,一個menu上偶爾出現卻很少點過的名字,出了義大利,它或在奧地利以Einspänner的名字出現,或在英法被稱為Café Viennois,都不改變它簡單純粹的本質:濃縮咖啡擠上一層鮮奶油。

傳說它起源於德奧,也有人推測他來自土耳其,眾說紛紜之下,Con Panna的誕生早已湮沒在歷史的漫慢長河之中。在Latte和Cappuccino當道的今天,飲用Con Panna似乎已然是件復古的事了,而這一切在Rufous Coffee顯得又是多麽的自然,沈穩懷舊的胡桃木裝潢,這裏沒有時髦的網美出沒,是老靈魂和咖啡因成癮者們的聚集處,我猜他們裡面有一半平時喜歡讀村上春樹的散文集,又有三分之一讀過卡繆和杜斯妥也夫斯基吧。

背部為初夏的午陽所濕透,台北的夏天來得一年比一年早。時間剛過三點,這間為饕客所津津樂道的咖啡館已是一位難求。再度幸運地撿到一席散座,這是一個人跑店的好處,喝了幾口冰水緩緩神,我向服務生點了一杯康寶藍。

一般而論康寶藍有兩種喝法:將鮮奶油與espresso攪拌混合,或是不經攪動直接分層飲用。我更喜歡不攪拌的方式,喝著由鮮奶油慢慢過渡到espresso的變化,不那麼單調。

先嚐了上層的鮮奶油,油脂感濃郁而鮮美,看樣子不像是現成的裝飾鮮奶油,也許是自家手打的,味道如cream cheese般略帶酸甜。小口啜入與底下的espresso一齊,咖啡與鮮奶油的組合毫不費力地征服了我的嘴巴,小小的杯子裏承載著無比醇郁而飽滿的滋味。仔細地咀嚼base的espresso,巧克力、龍眼乾和杏仁,酸感明確,質地令人感到詫異的乾淨,竟完全沒有雜味,飲至此處,深刻感受到Rufous機沖的功底,非常推薦各位Rufous的義式品項。

旅遊網站Big 7 Travel於2009年公佈的The 50 best coffee shops in Asia中,台北上榜的三間咖啡館終於搜集完成,其中Rufous的機沖讓我驚艷,而Fika Fika的單品手沖以及一派輕鬆的北歐氛圍為我所好,Simple Kaffa在裝潢設計和氛圍營造下了苦心,但飲品則還未能打動我心,更多內容詳見:Simple Kaffa 興波咖啡, 2016 WBC冠軍咖啡師吳則霖經營的咖啡店Fika Fika Cafe, 別人的冠軍咖啡, 我的早晨救星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