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lenburgie 15yo, 回憶再美抵不過流年似水 [威士忌推薦] . [百齡罈] . [調和基酒] . [波本桶] . [單一麥芽]

今天先喝酒,來自Speyside的Glenburgie,是百齡罈(Ballantine’s)調和威士忌裏頭所使用的主要基酒之一。老樣子由嗅聞開始,杯緣上端清晰而甜美的蘋果香無疑是最吸引我之處,不由得讓我想起Clynelish與Aberfeldy這兩間高地區的蒸餾廠。

隨著注意力轉移到聞香杯下緣,香蕉水氣味勻實地向我開展。小時候家裡是開傢俱工廠的,廠裡頭有一個油漆間,在那工作的噴漆師傅是一個瘦瘦高高長得挺精神的阿伯,每當他要施工時總吆喝著把我們一群在漆間外嬉戲玩耍的小孩子趕遠些,免得吸進太多空氣中瀰漫著的毒性溶劑。每當鼓風機伴隨著巨大的聲響運轉起來,空氣中頃刻間便如煙波浩渺的湖面般充斥著乳白色的漆霧,而那濃郁的味道就像是香蕉一般,來自於調配油漆時加入的香蕉水(Banana oil)中散發的乙酸戊酯和乙酸異戊酯。隨著日漸嚴格的環保法規頒布,半開放式的油漆間只得停止運作了,在21世紀高漲的工資與IKEA廉價傢俱的夾殺下,工廠也隨著阿公的退休而劃下句點,曾經忙碌不歇的廠房如今已是人去樓空,但那香蕉水的氣味,卻異常清晰地留在了我的記憶之中。流年似水,日子過了不知多久,有一次在喝著威士忌時,發現了躲藏在杯中那再熟悉不過的氣味,噢,原來你也在這裏嗎?

這大抵就是我和香蕉水之間的淵源,在多數威士忌的鼻後香氣裡我都能找到它的身影,對我而言,它甚至是最讓我滿足的一種香氣組成。此外,在其他以穀類為原料的釀造酒或蒸餾酒之中有時也能發現它的存在,像是某些啤酒和清酒。

入口時口感輕盈、酒體清瘦,酒精感溫順。酒體有著一種十分特殊的香氣,像是中藥般的氣味,思索良久,發現那像極了小時候阿嬤燉的粉光蔘雞湯,第一次在威士忌之中喝到人蔘味,確是又驚又喜。儘管酒體柔美清澈,尾韻卻是悠遠綿長,在鼻後凝聚出精純的香蕉水氣味之後,是複雜的中藥、香料延展,一開始嗅聞出的蘋果又以蘋果乾的形象浮現了,回味再三,還有著麥芽糖般的甜感與氣味。這支Glenburgie簡直是回憶列車,充滿與兒時記憶間的連結,初飲只覺得它是支清淡恬雅的單一麥,沒想到喝著喝著,有更多內容逐一被挖掘出來,存在著豐富的閱讀性,是非常耐品的風格,在酒架上漸漸地變成了近日最常開的一支single malt。

酒色偏深,原以為裏頭勾兌有雪莉桶,查閱資料後才瞭解到原來這是一支使用first-fill American oak桶陳的酒款,然而據説Glenburgie酒窖裡的儲酒是以雪莉桶陳為大宗。作為Ballantine’s底下供應調和基酒的主力酒廠,Glenburgie對於單一麥芽威士忌市場而言一直是相對神秘的,除了少數IB及少量面世的distillery bottling,酒源並不是很多,而近年掛上Ballantine’s牌推出的三間蒸餾廠(Miltonduff, Glenburgie, Glentauchers),除了向世人揭開那神秘的面紗之外,呼之欲出的或許是調和品牌面臨單一麥芽崛起而在營銷上的轉變,回憶再美,抵不過流年似水,屬於舊時代的美好正與新興趨勢漸行漸遠。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