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城Ariel客座, Amazing 10 Guest Shifts, BACARDÍ Taiwan x SOAK Taichung [台中酒吧] . [台北酒吧] . [原創調酒] . [蘭姆酒]

由Bacardi台灣代理商發起的Amazing 10 Guest Shifts,11/29~1/31每週日晚上於SOAK台中的客座活動,邀請到的調酒師皆頗具知名度,有ROOM by Le Kief的主理人Seven Yi、晶英水晶廊36計和108伏魔塔的設計者Charles Hsu、近期常在Stupid Bar出片的Cora、To Infinity and Beyond的創辦人Mars等,陣容相當精彩!

昨晚由台北隱城的調酒師Ariel姐帶來三杯使用Barcadi桶陳蘭姆酒作為基酒的創調,是趟香料與熱帶水果的香氣之旅,恰好十份契合SOAK的島嶼風情,飲畢真心覺得是好厲害的作品,此時方恨自己酒量太差,原以為是個輕鬆場,沒想到後面快爆炸。

在我的理解中,並不覺得蘭姆酒是種個性強烈的基酒,以甘蔗糖蜜作為原料使得蘭姆酒與其他酒類或副材料往往能夠融洽地搭配,然而昨晚喝到的調酒風味跨度頗大而創意十足,超出我過去對於運用蘭姆酒的想像,相當有趣!

關於Bacardí

Bacardi是規模最大的蘭姆酒生產商,1862年西班牙裔的葡萄酒商Don Facundo Bacardí Massó買下了一間位於古巴聖地牙哥的蒸餾廠,就此創立了Bacardi,生產加勒比海、中南美洲風行的蘭姆酒,發明了著名的木炭過濾工序,自創立以來皆由Bacardi家族持有,也收購了如法國Grey Goose伏特加、蘇格蘭Dewar’s調和威士忌、Bombay琴酒、義大利Martini & Rossi以及Havana Club蘭姆酒等其他烈酒品牌。

然而在1960年代,由於Bacardi家族反對當時由卡斯楚在古巴所領導的革命,因此而撤出古巴,往百慕達、邁阿密等地遷移,革命成功後,古巴政府沒入了所有Bacardi家族於古巴的資產。自此之後,由於Bacardi家族與古巴之間的扞格,有許多陰謀論流傳於世,像是Bacardi家族為CIA吸收並在古巴從事間諜活動,或是Bacardi家族與美國政府、精英階層檯面下不可描述的政商關係,甚至有Bacardi家族曾於邁阿密秘密成立流亡政府的都市傳說,足見Bacardi在時代背景的造就之下那不知真偽但精彩有餘的風雲過往。至於資料較為真實的事件,我想應該是Bacardi與法國烈酒集團Pernod Ricard之間橫跨歐美的Havana Club商標爭奪戰,礙於篇幅,且見後續。

這次客座裡使用的基酒皆是Bacardi Reserva Ocho桶陳蘭姆酒,Ocho在西班牙文中是八的意思,即是陳年時長,這款桶陳蘭姆酒是Bacardi歷史最悠久的酒款,與品牌一同誕生於1862年。

Mercado 2.0

Mercado在西班牙文裏有市場的意思,說到市場,無論是腳踏實地的生活步調、人間的煙火味兒,抑或小人物的小事家常,是怎麼樣的感觸牽動著你,讓你喜歡著市場這個場所呢?

Ariel姐喜愛台灣獨特的夜市文化,將這份情感化為Mercado這杯酒,是她於19年Bacardi Legacy Cocktail Competition的得獎作品,而2.0則代表這是進化後的小改款。以台灣滋味的木瓜牛奶與杏仁茶作為味覺重心,佐以豬肉紙提襯出酒體迷人而溫順的甜香,傍著桌邊燭火稍稍烤透肉紙上的油脂,頓時香氣撲人,仿若側寫著一座夜市裏的種種姿態,其間各式鹹甜點氣味交錯有致。

奶洗(Milk Wash)是運用在這杯酒上的一種技法,透過在奶類製品中加入酸劑(傳統上會使用柑橘類水果、檸檬等帶酸度的果汁),使得蛋白質沈澱分離,再經過濾便可得到澄清的酒體。另外奶洗這個工序也具有柔化口感、讓風味更趨細緻的作用。Mercado用上了統一木瓜牛乳,原本的酒色就是那個木瓜色,施以奶洗後,Mercado 2.0進化為澄澈的香檳色。

Autumn Haze

High abv的一杯酒,初嘗味道後放了一段時間等融水,不然快變水箭龜了。主題是香料,garnish以炙燒過的肖楠木搭配月桂葉營造出一個深刻的嗅覺記憶點,酒體由Bacardi Ocho、Maraschino、鹽膚木與偏香料的那支Angostura Cocoa,十足的大人感,飽滿而複雜,資訊量龐大,深邃的苦韻中依稀有著龜苓膏的影子。

Winter Bird

使用澄清的香蕉汁與香蕉皮infuse的Campari,搭配Bacardi Ocho。經久思量,我認為獨到之處是將香蕉的氣味十分完整地還原到酒裏,因此類真度相當高。在嚐到一些香蕉口味的食品,像是罐裝的香蕉牛奶或是香蕉口味的餅乾,往往會覺得味道假假的、化學感,因為化學香精、濃縮果汁僅只還原了部分來自果肉之中的風味,然而水果之中仍有許多其他的香氣因子,也許是來自外皮的苦味,又或是果肉較生部位的澀感,這些非核心的氣味往往使得新鮮水果比起還原果汁或食用人工香料來得更有立體感與層次,使人得以區分其間差別。

蘭姆酒與香蕉是甜美的搭配,甜上加甜的取向,用了Campari中的藥草調性與苦感加以平衡,特意使用香蕉皮進行infuse,意象頓時鮮明了起來,彷彿真的在吃香蕉,從熟透果肉奶油與焦糖般的甜香,到果皮的淡淡苦澀,甚至可以感受到熟透的蕉皮沾在手上的那種特殊氣味(特地查了下,應是成熟香蕉釋放的微量內源乙烯、乙醚),風格清爽易飲,卻紋理豐富,非常適合作為開頭或是結尾飲用的一杯酒。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