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ar Cask Strength Lychee Liqueur Barrel Finished, 世界唯一的水果風味桶 [埔里酒廠] . [台灣威士忌] . [威士忌推薦] . [荔枝桶]

《題郡中荔枝詩十八韻,兼寄萬州楊八使君》
白居易
奇果標南土,芳林對北堂。素華春漠漠,丹實夏煌煌。
葉捧低垂戶,枝擎重壓牆。始因風弄色,漸與日爭光。
夕訝條懸火,朝驚樹點妝。深于紅躑躅,大校白檳榔。
星綴連心朵,珠排耀眼房。紫羅裁襯殼,白玉裹填瓤。
早歲曾聞說,今朝始摘嘗。嚼疑天上味,嗅異世間香。
潤勝蓮生水,鮮逾橘得霜。燕支掌中顆,甘露舌頭漿。
物少尤珍重,天高苦渺茫。已教生暑月,又使阻遐方。
粹液靈難駐,妍姿嫩易傷。近南光景熱,向北道途長。
不得充王賦,無由寄帝鄉。唯君堪擲贈,面白似潘郎。

唐宋兩代文人為荔枝留下了大量的作品,極言讚美這種嬌貴水果的甘美與珍稀。私心喜歡白居易作的一些古風,往往採較長的篇幅、從多個角度切入直摹側寫,內裏豐富而富立體感。今天品飲的Omar荔枝桶原酒倒是與《題郡中荔枝詩十八韻,兼寄萬州楊八使君》其間的「物少尤珍重,天高苦渺茫」對上了。由於產量稀少,又曾於數個世界性的烈酒競賽中拔得頭籌,曾經好一段時間是甫推出即售罄的榮景,市場價格也是不斷地走高,直到近一、兩年來才似乎變得好買些。

先來談談Omar是怎麼誕生的。Omar在蘇格蘭蓋爾語裡頭是「琥珀」的意思,與威士忌的酒色相互呼應,產自臺灣菸酒公司(Taiwan Tobacco & Liquor Corporation, TTL)位於南投市的南投酒廠,原先是為了解決國內水果供應過剩的問題,而建造了這間主要進行水果酒釀造的酒廠,約有三成的產量負責釀造水果酒與葡萄酒,另外也製作白蘭地、威士忌與中式白酒等蒸餾酒類。早在1980年代台酒即派遣人員赴蘇格蘭學習威士忌的釀造,很長一段時間裡台酒所銷售的平價調和威士忌皆是自國外進口威士忌再於台灣調和、裝瓶,然而隨著進口成本日漸高漲,又不巧遭遇了全球金融風暴,因此台酒被迫自行生產威士忌,於2008年在南投酒廠內部建立了蒸餾廠,在歷經胼手胝足的摸索克服了重重困難後,悟出了自家的製酒哲學。期間不得不提到將南投酒廠所產的威士忌以單一純麥的Omar販售的幕後推手──潘結昌,當時剛就任廠長的他試到窖藏的威士忌時大為驚艷,貯藏短短四、五年的酒竟有著蘇格蘭高年份威士忌的風味與口感,因此而對自家的威士忌具備十足的信心。邀請了一眾威士忌行家於酒窖內進行桶邊試飲並得到廣泛的好評後,於一片掌聲之中決定創立品牌裝瓶出售,也正是這個決定才讓眾飲者體會到南投酒廠的美好,2013年秋季初試啼聲推出了原桶強度裝瓶的威士忌原酒打響了Omar的第一槍,市場迴響相當正面,方於次年推出作為核心酒款的單一麥芽威士忌。

在潘廠長任內的另一個重要建樹,便是將Omar投至各個首屈一指的國際烈酒競賽,成功打開Omar在海內外的知名度。自2014年首度參賽以來,多年與Kavalan一同奪得各大知名烈酒競賽的獎項,包括涵蓋各項烈酒的International Spirits Challenge(ISC)、歷史悠久的International Wine & Spirit Competition(IWSC)、由威士忌愛好者發起的Malt Maniacs Awards(MMA)、來自美國西岸的San Francisco World Spirits Competition(SFWSC)、威士忌專屬的World Whiskies Awards(WWA)。

Omar荔枝桶原酒的獲獎紀錄

接著來看一些製程的細節吧!在南投酒廠官網上公布有詳盡的中英文資訊,找資料時真嚇了一跳,一般廠方是很少透露這麼多的。Omar的用水為源自中央山脈、流經南投包尾山原始森林地下岩脈的純淨地下伏流。在蒸餾廠有3座麥芽貯存槽,由於台灣不產大麥,Omar所用的大麥皆購自蘇格蘭,並在當地完成發麥與烘烤等工序,麥芽運抵台灣後才放進貯麥槽。麥芽磨碎之後送入勞特式糖化槽內糖化,總共會收集三次麥汁,前兩次收集的麥汁混合並冷卻後將用於製作這一批次的威士忌,最後一次收集的麥汁會保存起來等到下一次糖化時使用。在台灣高溫潮濕的氣候下,木材容易發霉,因而採用不銹鋼發酵槽而非松木發酵槽。發酵溫度控制在攝氏20~32度,時間則在60~72小時之間。一如蘇格蘭威士忌產業的使用習慣,Omar採用的是商用威士忌酵母菌,但另有少量使用濕酵母進行以增添風味上的豐富度。發酵完成後的酒汁將送至兩座酒汁蒸餾器(Wash still,又稱為初餾器)進行初餾。Omar共有四座由英國Forsyths公司與比利時Frilli Engineering製造的Pot still。其中二座是為初餾器,容量分別為5,000公升與9,000公升,而另外二座則是再餾器,容量分別是2,000公升與5,000公升。透過這些形制設定、大小不一的蒸餾器可以產生不同風味的新酒。冷凝器採用的是管殼式(Shell and tube condensor),因應台灣的高溫,使用二段式的冷卻方式。取酒心這部分沒有太多介紹,僅扼要地說到取的位置在中間,並沒有特別去擷取酒頭、酒尾使用,ABV約在70%。出廠的酒款皆未經過冷凝過濾,普飲款的裝瓶濃度皆在46%,保留更豐富的油酯感。

關於Omar這個水果酒桶系列的緣起,據說是潘廠長有一次喝到紅酒桶過桶的威士忌後,意識到也許可以利用自家酒廠的水果酒進行潤桶,打造屬於台灣的熱帶風味。威士忌使用波本桶進行陳釀,以產自彰化八卦山麓的荔枝釀造出水果酒後置於波本桶內進行為期一年的潤桶,爾後取出荔枝酒放入原先於波本桶內完成熟成的威士忌作過桶,這個後熟階段的時間為半年。除了荔枝之外,亦使用了柳丁、梅子與葡萄酒製作,皆以原桶強度裝瓶。

嗅聞時有種熟悉感,好似普飲款的那支波本花香,可以從突出的酒精感上觸摸到它的桶強底子,但氣味似乎十分的淡,雖然某些裝瓶度數較高的酒存在香氣打不開的問題,此時宜於品飲時添加微量的水幫助香氣舒展,但這支荔枝桶則是在嗅覺方面的資訊量相對地少,出乎意料的淡雅,有別於Omar那較小的蒸餾器往往給我強勁而稍有硫味的印象。進入飲用的環節,味覺上竟也偏向清淡,入口是輕盈的荔枝香氣,倒是不太甜,但在末尾能感受到明亮的香蕉水味與麥芽性格,雖然風味上薄了點,但口感是相當迷人的,原桶強度的酒體入口生津,酒液化作一股溫熱入喉,尾韻悠遠深邃,仍然很美。與原先設想中非常friuty的風格迥然,其實比較像是在malty的調性上綴以些許的水果香氣。看著它那輝煌得獎紀錄,等這支荔枝桶也等了好些陣子,喝完卻有種悵然若失的失落,總體來說我的評價是口感勝出香氣甚多。

發表迴響

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

WordPress.com 標誌

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com 帳號。 登出 /  變更 )

Google photo

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 登出 /  變更 )

Twitter picture

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 登出 /  變更 )

Facebook照片

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 登出 /  變更 )

連結到 %s